武汉婴儿用品进口联盟

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,因为那是生命本身

诗歌是一束光2018-06-20 04:18:30

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——


诗/[美]埃米莉·狄金森(Emily Dickinson)

译/灵石

品/亢霖

?

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——

那将是生命本身——

而生命在那边——

橱柜的后面——

?

钥匙在教堂司事的手里——

他把我俩的生命——

他的瓷器——放在高处——

像一只茶瓶——

?

被主妇弃置——

模样古怪——或是有些残缺——

新的法国餐具更讨人欢心——

旧的那些迟早会碎裂——

?

我不能死去——和你一起——

因为我俩必须有一人——

等着合上另一人的眼睛——

你——不能——

?

而我——我能忍心在一旁——

看着你——慢慢冻僵——

我自己却得不到死神的恩赐——

领受他的寒霜——

?

我也不能复活——和你一起——

因为你的面容——

将会盖过耶稣的面容——

那种新的光芒——

?

将清晰——而陌生地——

照在我怀乡的眼睛上——

只不过是你,而不是他——

闪耀在我身旁——

?

他们会审判我们——怎样——

因为你——曾是天堂的仆人——

你知道——或者那是你的愿望——

我,不能——

?

你占据了我的一切视觉——

我没有多余的眼睛——

不会把污秽的神圣——

当作乐园的风景——

?

如果你下地狱,我也去——

即使我的名字——

响亮地在天堂回荡——

尊荣无比——

?

如果你——被神拯救——

而我——却受咒诅——

必须去没有你的地方——

那我自己——就是我的地狱——

?

所以,我俩只能望着对方——

你那里——我——这里——

隔着一扇虚掩的门——

海一样深——只剩祷告——

和那白色的食粮——

绝望——



I cannot live with You ——

?

I cannot live with You ——

It would be Life ——

And Life is over there ——

Behind the Shelf

?

The Sexton keeps the Key to ——

Putting up

Our Life —— His Porcelain ——

Like a Cup ——

?

Discarded of the Housewife ——

Quaint —— or Broke ——

A newer Sevres pleases ——

Old Ones crack ——

?

I could not die —— with You ——

For One must wait

To shut the Other's Gaze down ——

You —— could not ——

?

And I —— Could I stand by

And see You —— freeze ——

Without my Right of Frost ——

Death's privilege?

?

Nor could I rise —— with You ——

Because Your Face

Would put out Jesus' ——

That New Grace

?

Glow plain —— and foreign

On my homesick Eye ——

Except that You than He

Shone closer by ——

?

They'd judge Us —— How ——

For You —— served Heaven —— You know,

Or sought to ——

I could not ——

?

Because You saturated Sight ——

And I had no more Eyes

For sordid excellence

As Paradise

?

And were You lost, I would be ——

Though My Name

Rang loudest

On the Heavenly fame ——

?

And were You —— saved ——

And I —— condemned to be

Where You were not ——

That self —— were Hell to Me ——

?

So We must meet apart ——

You there —— I —— here ——

With just the Door ajar

That Oceans are —— and Prayer ——

And that White Sustenance ——

Despair ——




如果一直在微信上推介诗歌,总会碰到狄金森的,这首诗里写道:“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,那将是生命本身。”迟迟没有靠近狄金森,因为她正是诗歌本身。


这是一首情诗,其实所有的诗歌都是情诗。诗歌就是那种难以靠近的东西,“我不能和你一起生活”,因为害怕你带来的燃烧。生命是有光彩的,因为生命正是燃料,生命是脆弱的,因为在这首诗和其他诗歌里,在生命的真相里,生命正是“瓷器”,放在高处,像一只“茶瓶”,是易碎的。

但生命其实更是简单的,只包含最简单的几样内容:爱与死,复活与审判,地狱与天堂,诅咒与拯救,不管你是一个教徒还是一个无神论者,早晚你会碰到这些。这首诗里要感动的,是勇敢地写出,爱人的面容会盖过耶酥的面容。这可以上溯到《神曲》的零度抒情里,出现在最后的“绝望”正同希望一样,都是我们的食粮。

除了热爱狄金森外,想特别呼喊一声译者灵石的名字。多年前有数面之缘之后再也没有音讯,但远远地都看到了。这些年来,无论是以灵石还是李永毅的名字,你默默为诗歌所做的一切,远远超出那些在世面上热闹活跃的一个个“着名诗人”。你翻译了狄金森,其实你还逐行翻译注释了贺拉斯,那是我视为至宝的一本书。一直没有找到联系方式,假如你看到这个图文,假如还愿意跟老友再叙,望留言联系。

?

↓↓↓


点击下面音频,收听科科的英文朗读、格子的中文朗读


↓↓↓


布光者


朗读 - 科科(英文)、格子(中文)
配乐 - 《You and Me》 -
The Daydream(旅韩华裔)

题图-作者:伊吹五月

责任编辑-百年

诗歌是一束光
ID:shigeshiyishuguang

Copyright ? 武汉婴儿用品进口联盟@2017